浙江村民反对改建垃圾焚烧场 质疑征地签名造假

连日来,台州三门县从政府相关部门到普通群众可谓为垃圾烦透了心。从4月下旬到5月上旬,半个月时间里,县城城区的垃圾是堆积如山,无法运走,臭气熏天。群众怨声载道,政府部门焦头烂额。

 有人将图片消息发到网上,引起人们强烈关注,三门县到底怎么了?为此,记者昨日来到三门县进行了调查。发现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是全县唯一一个垃圾场附近的村民阻止垃圾进场。 □记者 陈善君 文/摄

记者探访

三门县垃圾围城半月,如今暂已得到清理

网友发到网上的图片可谓触目惊心:在宽大的马路边,热闹的街市里,堆积如山的垃圾随处可见。有的桶里的垃圾已经溢出,垃圾就直接堆在了路边;有的商店门口垃圾堆得快要堵住了门。

昨天,当记者来到三门县发现,城区的垃圾暂时已经得到了清理,垃圾清运工作已经得到了恢复。但说起这起“垃圾围城”事件,人们还是怨声载道。

城区梧桐路开店的李先生说:“前些天垃圾没人清理,越堆越多,店门口的路都被垃圾堵住了,苍蝇乱飞,臭也臭死了。”他说,他所在的店面楼上是高层的单身公寓,住了很多人,平时垃圾特别多,一天不打扫已经垃圾成灾,何况半个月没人清理。

正在路边打扫马路的一位环卫工老田说:“那时候垃圾送到中转站,中转站也运不出去,所以就没办法处理,我们也没办法。这种事以前都没有碰到过。”

“现在虽然垃圾恢复了清理,但是问题只是暂时解决,根本性问题还没有解决!”出租车司机黄先生说。

记者了解到,“垃圾围城”的背后,是因为三门县唯一一个垃圾场所在的小蒲村村民阻止垃圾进场所致。

事件起因

听说要建焚烧场,闻臭多年的村民忍不住了

小蒲村这个全县唯一的垃圾场,距离县城只有10多公里。坐出租车沿着省道海健公路快到小蒲村时,能闻到风里带着一股臭气,司机说垃圾场就在这路边的山上。

记者沿着村道走进小蒲村,能明显地闻到一股臭味。村民告诉记者,数百米远处,风吹来的西北方向的一个山岙里,就是垃圾场所在地。

这个垃圾场所在的山并不高,记者很快就爬到山顶。放眼望去,只见充满恶臭的偌大垃圾场上,有挖机正在将高高的垃圾堆平,一部分推平的垃圾已被覆上泥土和塑料布。

“以前这里的垃圾都是随便一堆,根本没有按规定用泥土覆盖,用塑料布盖住。这次阻止垃圾进场后,终于进行整改了!”村民郭本炉说,他拿出之前拍的垃圾场照片:垃圾堆积得比挖机还要高,没有及时推平也没有用泥土填埋。“这两天垃圾用泥土和塑料布覆盖处理了,所以臭气少了很多。”

该垃圾填埋场使用已经多年,早在2003年的时候就开始使用。“当时是以租赁的方式问村里租的。”村民告诉记者,一开始因为垃圾少陷在谷底气味不大,最近两三年由于垃圾越堆越高,工艺又不规范,所以臭气越来越大。

林女士的家从后窗望出去就能看到垃圾场所在的山岙,“一年四季都有臭味,因为风向是不确定的,夏天的时候臭气更大。”

村民说,既便如此,十年来他们也都忍受了,直到去年10月份,三门当地报纸上登出消息,政府要将这个垃圾填埋场改造成垃圾焚烧场。这下,村民们忍不住了,他们一查,又发现这个垃圾场所涉土地已经不是集体土地,而他们说:之前都不知道。

村民质疑

协议上的签名涉嫌造假,征地存在问题

村民拿出从县国土局取得的《关于同意征用我村土地决议》和《征地补偿协议》复印件,是2005年与村里签订的。记者看到协议里附了29名村民代表的同意签名,但是村民代表都表示这个签名不是本人签,他们也不知道有征地这回事。

记者找到村民代表郑成彩、林卫东、林祥高、林后论、祝国夫、林祥堂等人,他们都说并非本人所签。而且,“林后论”名字错写成了“林后轮”,祝国夫、林祥堂等村民代表的名字也都写错了。

村民说他们此前一直以为该地块是2003年的时候,以出租的方式做垃圾场的,当时还说十年后还给村里复绿,“并且我们也没有拿到该地块的征地补偿款。”

“其实我们并不是要多少征地补偿。”村民代表林卫东说,“十多年来,我们本来也没有怎么反映,但是要将填埋场改建成垃圾焚烧场,焚烧会产生有害气体,而且离村庄这么近,涉及到数千村民,这对环境影响会更大,我们就不能同意了。”所以就出现了半个月前开始的阻止垃圾进场造成一时垃圾围城。

垃圾场土地征用属实

但签字造假有待调查

地块是三门县国土局负责征用的,负责征地手续及补偿核验的县国土局耕地保护科主任李某,查看这份2005年的征地补偿协议说,这份协议应该是属实的。但是因为在2006年之前,县国土局还没有设立“统一征地办公室”,因此当时发放补偿等工作都是由乡镇或管委会自己做的。

于是记者又询问下蒲村所在的健跳镇国土资源所,相关工作人员询问后告诉记者,“既然已经征用,那应该发放了补偿款。”但是因为时间隔得太长,要查看档案才能知道具体情况。

对于村民提出的手续造假问题,国土局相关人员表示,他们只审查下级部门提交上来的手续是不是到位,对于手续造假问题此前并不知情,需要进一步调查。

作为全县唯一垃圾场

监管上确实存在尴尬

“一个城市总是需要垃圾场,怎么让这个垃圾场既能够处理好垃圾,又能够保障周边村民的生活不受影响,这是很多城市普遍碰到的问题。”三门县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下蒲村垃圾场随着垃圾越填越多,现在垃圾都冒出山岙了,所以臭气也越来越大,十年来他们也接到过村民的反映,他们也到现场进行过执法,但是在处理上确实存在执法尴尬。

特别是近几年垃圾场太臭的问题多起来,但是该垃圾场作为公建垃圾场,而且是县里唯一一个垃圾场,面对下发的整改通知书拒不被执行,他们也拿垃圾场没有办法。“你总不能将其停工,这样城里的垃圾就会运不出去!”

焚烧场项目刚受理环评

以后也不排除听证的可能

三门县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确实有将该填埋场改建成焚烧场的计划。

“县里目前只需要200多吨日处理垃圾的能力,改建成焚烧场后日处理能力将达400吨。”这名负责人说,这个项目因为投资金额较大,审批权限在台州市环保局,但政府会严格按法律规定进行审批。

据介绍,目前焚烧场项目才刚刚受理环境影响评价,这个垃圾焚烧场是不是能建,怎么建等等这些问题都还有待于环评报告出具结果。“目前看来该项目不是法定的听证项目,但是如果有群众呼声也不排除进行听证的可能。”该局负责人说。

最终,三门“垃圾围城”情况,是否能得到最为妥当的解决,本报将会继续关注此事进展。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落马二代”在加拿大

一些国内媒体出于种种目的,喜欢渲染“落马二代”在海外“惶惶不可终日”、“生活凄惨”,这种只是个别现象。大多数“落马二代”在贪官落马前早有准备,他们的生活虽远不如父辈“落马”前,却也远好过大多数普通移民、留学生。


国家规定是狗屁获赞有深意

任长春只是个小小的科长,处于行政序列中的末端,却居然有这样的底气,将国家规定视为一钱不值的狗屁。而且从网友“实话实说”的评论中,还不能仅仅将其视为一句屁话一笑置之,而是大有深意。


女司机致歉是网络监督的产物

在互联网诞生前,没有交警闯了红灯,可能也留不下多少把柄;没有行车记录仪,司机频繁变更了车道,事后他不认账我们也无可奈何。互联网时代,技术设备武装起来的网络监督,使“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变成了现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