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计委官员:今年不会试点全面放开二孩

新京报讯 (记者郭超) 单独二孩政策去年开始实施,截至2014年12月,符合条件的1100万对夫妇当中,只有106.9万对单独夫妇申请生二孩,而生育的仅47万对。

怎样评估“单独二孩”的实施效果?放开“二孩”还有多远?昨日,全国人大代表、国家卫计委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马旭表示,今年不会搞全面放开二胎的区域性试点,单独二孩政策效果还有待观察。

二孩政策效果有待观察

据统计,在我国,每7个人中就有1名超过60岁的老人;而每80个人中才有1名新生儿童。老人潮、婴儿荒,上世纪90年代后老龄化问题日趋严重,2014年“单独二孩”政策应势而出。

国家卫计委去年年底发布数据称,截至2014年12月,符合条件的1100万对夫妇当中,只有106.9万对单独夫妇申请再生育,而生育的仅47万对。在新的生育政策实施之初,国家卫计委曾预计,每年将新增人口200万。

马旭认为,去年一年增长47万并不能代表单独二孩政策的效果。“政策才一年,还得观察几年,生育政策的影响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他解释称,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后,还要考虑到人口流动性、经济负担等很多影响问题。他表示,今年不会试点全面放开二胎政策,但国家有关部门依然会积极研究。“我认为不会简单的放开。”马旭说。

呼吁社会关注一年10万弃婴

此外,马旭今年上会还将提出一份有关弃婴问题的议案。他说,中国目前一年有10万弃婴,这个事情政府要关注一下。弃婴从上世纪80年代初的5000人到现在10万人,足以说明这个事情的重要性。

据了解,2013年民政部搞了一个弃婴安全岛试点,但一年多就撤了。“因为弃婴大部分是残疾儿童,没有人管也没有资金支持。”马旭建议,预防出生缺陷政府要承担起主要责任,要对孕产妇实施免费产前筛查,不免费没人去。

预判

三至五年方能见“二孩”冷热

去年,北京市卫生部门曾预计,“单独二孩”政策施行之后,绝大多数符合新政策条件且具有生育二孩意愿的家庭会在5年内完成第二个孩子的生育,“单独二孩”政策将使北京市5年累计新增出生人口为27.07万人,平均每年新增出生人口5.42万人左右,此后每年约4万人左右,到2019年左右达到峰值稳步下降。

从目前的申请量看,首年申请人数虽然已超过3万,但远未达到此前预期。同时,近日不少媒体也报道了“单独两孩”政策在各地实施“遇冷”的消息。

是否真的“遇冷”?国家卫计委统计,截至2014年底,全国共有106.9万对单独夫妇申请再生育,基本符合预期。预计2015年,受单独两孩政策影响,出生人口比2014年多100万左右。

对于北京的预判,北京市卫计委并不认为单独二孩会“遇冷”。市卫计委副主任、新闻发言人钟东波指出,政府此前公布的预期数据是生育意愿,但转变为生育行为还会有更多因素。“比如今年条件不具备,有可能到明后年。”他认为,大约要花上三到五年,才能看出该政策对生育行为的具体影响。

新京报记者 温薷

观点1

贺优琳

放开二胎 严控三胎

这几天,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中山纪念中学校长贺优琳再次带着“全面放开二胎”的建议来到北京。这也是他第5次在全国两会上提出这个建议。

在数次两会上,贺优琳给人的印象是敢说、能说。网友根据他名字的谐音,称他为“忧民哥”。今年,贺优琳带着15个建议上会。与以往不同,今年他在“全面放开二胎政策的建议”前加了“强烈呼吁”四个字。

“放开二胎,刻不容缓。”贺优琳说。他列了一组数据:中国生育率仅为1.6(世界银行数据,中国官方数据为1.18)。此外,截至2014年12月,符合条件的1100万对夫妇当中,只有106.9万对单独夫妇申请再生育,而生育的仅47万对。

贺优琳认为,中国“单独二胎”政策实行近一年,申请生二胎的人数远低于官方预期。“‘单独二胎’已无法缓解中国面临的人口危机。”

作为教育者的他了解到,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生源变少了,班级变小了,一些学校合并了。而这个情况在“村、镇、区”的学校中就更加明显;与此同时,身处南方的他也看到,老龄化带来了劳动力萎缩,一些外企纷纷外迁,“招工难”的问题也困扰着本土制造业企业。

他认为,人口规模持续性的急剧萎缩将导致消费和生产同步下降,除了殡葬、医疗、养老等,几乎所有的行业都会成为夕阳行业。

贺优琳说,单独二胎之后,生育率在世界范围内仍处于很低的位置,“我主张的是放开二胎,严控三胎。而且,目前的生育率这么低,对国家未来的发展是个隐患。”

“要解决以上问题唯有尽快全面放开二胎,越晚越被动。”为此,他建议国家不仅要尽早全面放开二胎,还要加大民生保障,包括教育、就业、健康等一系列的政策。实现从“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向“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软着陆。

新京报记者 李丹丹

观点2

翟振武

“全面放开二孩尚早”

对于立即放开二胎的呼声,昨日,中国人口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在“十三五”的早期全面放开二胎是比较成熟和稳妥的时机。

翟振武认为,从“单独二孩”到全面放开二胎是改革的趋势,但是在这之前,需要看到“单独二孩”政策的落地情况。

对于单独二孩政策“遇冷”的说法,翟振武认为,这是一种误读。他表示,多数省份在去年两会之后才启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到去年年底,在9个月的时间里,已有106.9万对单独夫妇申请再生育。

他分析,把1100万对的目标人群数量直接等同于新增出生人口总量,这种做法忽视了二孩生育的意愿或比例,相当于认为所有已育一孩的“单独”夫妇都会生育二孩。

此外,把某一年的“单独”夫妇申报规模与1100万对相比较,这既没有考虑二孩生育的意愿,也没有考虑二孩生育是在几年内才完成的规律。

翟振武介绍,根据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在2013年8月份的调研显示,全国平均生育意愿是60%,但大城市和东部省份一般会低一些,西部和中小城市会高一些。目前有的省份二孩申报的数量高于预期,有的省份低于预期,都是正常的。

而他预计,到今年3月底,单独二孩申请数量或将达到130万对左右。

对于“低生育率”的说法翟振武说,按照2015年1800万的年度出生人口数量推算,2015年我国育龄妇女的总和生育率为1.7左右。总和生育率上升的趋势是十分明显的。

翟振武认为,全面放开二胎只能缓解老龄化水平,但是改变不了大趋势。他分析,即使中国取消生育限制,许多家庭也不会生育那么多孩子。

新京报记者 李丹丹

(原标题:“今年不会试点全面放开二孩”)

编辑:SN146


洛阳官场断头新闻何其多

这年头,盛产断头新闻。岁末年初,媒体盘点的2014年十大断头新闻中,有一例曾亲历,那就是位列第五的河南洛阳副市长郭宜品畏罪潜逃落网事件。


应当取消聚众淫乱罪

我认为,成年人之间自愿的性行为,无论发生在两人之间还是三人之间,均为公民宪法权利,没有足够的理由用刑法加以惩罚,原因在于,三人以上的性行为如果出于公民自愿,则该行为无受害人。


道德正义与婚姻自由

民革中央将提案修订婚姻法,子女未满10岁父母不得协议离婚。记者获悉,民革将提交提案“有10周岁以下子女的当事人,不适用协议离婚;有10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的,协议离婚前须让子女表达其真实的意愿。”


如何看待教辅读物走出国门

华师大出版社的”一课一练“,应该说是受到肯定和欢迎的教辅精品,其走出国门,更给我们观察国外基础教育的一个窗口,国外学校、学生怎么对待、使用这一读物,值得跟踪观察,这反过来,可能为国内治理教辅问题提供经验。千万不能就此认为国外学校全面学习中国,连教辅也全盘采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