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游客境外购物退税金额增幅放缓

当下,随着旅游服务进入网络时代,以及很多国家签证条件的放宽,选择出境游的中国游客数量不断上升。国家旅游局《2013年中国旅游业统计公报》显示,2013年中国公民出境人数达到9818.52万人次,比上年增长18.0%。

日渐增多的出境游人数背后,是对目的地旅游经济的拉动。据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发布的《中国公民出境(城市)旅游消费市场调查报告》,2013年中国游客出境旅游消费总额已达到1287亿美元,同比提升26.8%。财富品质研究院11月3日发布的报告也显示,2013年中国消费者境外人均购物消费金额1508欧元(约合人民币11546元——编者注),是欧美国家公民的3~5倍。

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游客出境游的总体消费额和境外购物退税金额在增加,但退税金额的增幅却呈现放缓态势。旅游退税服务集团环球蓝联(Global Blue)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第一、二季度中国游客境外购物退税金额仅增长16.8%,比2013年的20.37%减少了3.57%,比2012年的57.72%减少了40.92%。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与2012年同期相比,2013年中国游客境外购物退税增幅1月为25%,2月为26%,3月为19%,4月为18%,同样呈现出放缓态势。

环球蓝联亚太区公关经理赵静分析,中国游客总体的境外购物退税交易数量,一直呈上升态势,但人均购物退税金额近几年一直持平或降低,导致境外购物退税金额增幅放缓。

《国际金融报》曾报道,许多游客不再是第一次出境游,对于购物的需求,以及通过退税和境外低价购物来获得利益的需求,都不再那么迫切。新旅游法的颁布,禁止了那些强迫或强烈鼓励游客在一个特定目的地购物的廉价旅游,也是导致境外购物退税金额增幅减缓的因素。此外,政府团队减少、商务礼品消费减少,也是一个重要影响因素。

“中国游客购买奢侈品牌的行为,某种程度上不再占主导地位。”赵静说,“中国游客开始选择中等价位和性价比更高的品牌和零售商,他们不再需要知名品牌给自己带来安全感。”

在境外购物退税目的地的选择中,法国最受中国游客欢迎。据环球蓝联统计,2011~2013年中国游客在法国境外购物退税金额占全球总体购物退税金额的比例,平均为23%。2014年第一、二季度这一比例为21%。接下来依次是新加坡(14%)、德国(13%)、意大利(12%)和英国(12%)。

除了这些老牌的境外购物退税国家,中国游客在韩国、日本和西班牙的购物退税金额呈明显上升趋势。数据显示,与2013年同期相比,2014年第一季度中国游客在韩国境外购物退税金额增长61%,交易量增长123%,在日本退税金额增长248%,交易量增长347%。

在消费品类方面,最受中国购物者欢迎的三类商品是,时装、手表和珠宝。环球蓝联2013年数据显示,时装占中国游客境外购物退税交易金额的61%,手表和珠宝共占12%。电子产品占比2%,还有25%为其他类。相比之下,之前在退税购物市场占据第一的俄罗斯游客,趋向于购买更时尚而单价更低的商品。数据显示,俄罗斯游客境外购物退税金额在2011~2012年都保持30%左右的增长,而在2014年第一、二季度这一金额降低了12.50%。“俄罗斯在过去一直保有较高的交易额,但受俄罗斯地区战事和经济环境影响,这一数字近两年正被中国超过。”赵静说。

据《信息时报》报道,目前境外购物主要有4种退税方式:一是直接退现金,二是退支票,三是退到信用卡里,四是退回支付宝账户。以退现金为例,游客可在支持购物退税的商户或离境的机场,直接办理现金退税,但是手续比较繁琐,往往需要排队等待。较为方便的信用卡退税,也存在税款到账不会收到提醒、邮寄单据超过退税有效期的问题。

鉴于此种情况,赵静建议,消费者要仔细看清退税单上的要求,了解清楚退税流程再进行退税。“一般大家为登机只预留两个小时,但我们建议预留三四个小时,将退税时间考虑进去。许多游客可能有10~20张退税单要经海关盖章,而海关盖章处也只有一两个人,盖章时间较长,需要预留更多时间。”赵静还建议,游客在邮寄退税单前,可进行拍照留底,以便日后凭退税单上的条形码进行查询。

为方便消费者退税,支付宝目前已开通欧洲退税业务。据《信息时报》报道,消费者只需在印有“Alipay”选项标识的退税单上,填好绑定支付宝的手机号、护照号和中文姓名拼音等必要信息。退税金最快10个工作日到账,并且可以实时查看到账情况。

需要注意的是,许多国家对购物退税都有最低消费金额的限制。以法国为例,当天在同一家支持退税优惠的商户,单次的最低购物金额为175欧元(约合人民币1356元——编者注)。办理退税时,退税公司会从每笔退税金中,抽取一定比例作为手续费。

(原标题:中国游客境外购物退税金额增幅放缓)


陪总书记调研考察的都有谁?

总书记十八大以来,仅在国内调研考察就已经覆盖16省区市。陪同他调研考察的高层领导,最常见的是王沪宁、栗战书两位,有一些场合涉及到相关工作,也会有相应的高层领导到场。


赵本山谈政治?艺人用力过猛

赵本山谈了“缺席”北京和沈阳的两次文艺座谈会——新闻中用的“缺席”这个词,有些搞笑。邀请你,你因故没参加,才叫缺席,根本没被邀请所以没有参加,算哪门子的缺席?


俄拆乔布斯纪念碑为反同?

库克宣布出柜后俄罗斯拆除乔布斯纪念碑,有消息称是因为俄罗斯已生效了“反同性恋法案”,有舆论认为俄罗斯政坛出现了“去苹果化”的潮流,才是不争的事实。可就算库克“出柜”是“违法乱纪”甚至“罪该万死”,又干性取向正常且早已去世一年多的乔布斯甚事?


采暖费只涨不跌谁在装聋作哑

为啥采暖费“能上不能下”、银行芯片卡收费问题谁来管?一系列事关民生福祉、公众和媒体追问的话题,只见问号满天,却不见一句回答,最终不了了之,无疾而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