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云区原副区长受贿贯穿仕途 受贿同时行贿

起码在某些新闻报道中,贪官形象有些脸谱化倾向,好像天底下的贪官都一个德性,见钱眼开,只知道捞。然而,昨日媒体曝出的广州市白云区原常务副区长钟向东,他不光会往里捞,还会往外送,受贿行贿一肩挑。

钟落马前身为副区长,职位不高;受贿207万元人民币和6000英镑,比起涉案数千万乃至上亿的重量级贪官,钟也算不得巨腐大贪。但是,解剖一下这个“非典型”的贪腐样本,仍有诸多教益和镜鉴。

钟案之所以引人关注,最主要有两点。一是“受贿时间跨度长达15年,几乎贯穿于他的整个仕途”;二是受贿的同时行贿,给白云区原书记谷文耀行贿107万元。这意味着,他受贿的一半又“奉献”了出去。而谷文耀受贿300余万元,钟一人即贡献了三分之一,堪称培育一个贪官的“功臣”。

公开资料显示,钟本为某大学的行政人员,因到白云区挂职而“因缘际会”踏上仕途。让人讶异的是,他的“受贿史”几乎与仕途一同起步。而且,从街道挂职到区教育局长,再到副区长、组织部长、常务副区长,边腐边升,一路畅行。15年,如此长的时间跨度,监督到哪儿去了?每一次职位升迁,都有相应的考察、审核,但经历了这么多关卡的“考验”,居然没有一个部门察觉其贪腐问题!

了解钟的人都知道,他很受谷文耀的“赏识”。但现在谜底揭开,书记的赏识是因为有钱开道。多年来,钟一直在向谷“纳贡”。书记究竟是真欣赏钟的才干,还是看在钱的份上额外施恩,这恐怕只有谷心里清楚。现实是,因和“一把手”关系铁,也因有贿款做后盾,钟从此官运亨通。正所谓:“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只跑不送,暂缓使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问题是,为何只要搞掂了一把手,就不愁没官帽戴?官员的仕途和命运往往捏在某一个上司手中,这种制度之弊该怎样革除?

谋利者行贿官员,受贿官员又拿出部分贿款打点上司,这是钟向东案揭示的官场贪腐利益链。站在行贿官员的角度,这样做或为自保,或为寻求后台靠山,或为谋取更大权力,但无论如何,它都令官场上下级之间变成赤裸裸的金钱关系。尤其是,因为来路不正的金钱做纽带,上下级结成了“利益同盟”,谁都担心“队友出事”。结果,要么拔出萝卜带出泥,曝光一个便牵连出一串贪官;要么平日“你好我好大家好”,相互掩丑护短,强化了反腐揭盖的难度。

值得一提的是,钟案正是窝案中的一个。去年白云区肃贪,放倒了80多名干部,区委区府班子多名成员落马。反腐的制度建设和环节很多,但官员之间的相互监督向来是薄弱一环,若能构建起“官官相督”的篱笆,窝案或许就会大为减少。(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

(原标题:一个贪官的“非典型”样本解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