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罪犯拐卖22名儿童被执行死刑

[拐卖儿童罪犯被依法执行死刑]近日,河南省郑州中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对拐卖22名儿童的罪犯谭永志依法执行死刑。罪犯谭永志长期从事拐卖婴儿勾当,拐卖数量特别大,罪行极其严重,对谭永志依法判处死刑,彰显了法院对儿童合法权益的大力保护,将有力震慑拐卖儿童的犯罪分子。

来源:最高法微博

相关阅读:

37人团伙5年拐卖28名儿童 主犯称是在做好事

5年共拐卖儿童28名

37名被告人昨日受审

“我是帮助人,人家要小孩了,我就给牵个线,我没有直接找人卖小孩……”昨天,37名被告人涉拐卖儿童案及收买被拐卖儿童案开庭,主犯谭永志辩解说他是“做好事”。

公诉机关指控,从2008年至2013年4月期间,谭永志等人持续从云南文山、越南低价收买、拐骗儿童进行贩卖,张建霞等人收买被拐卖儿童,涉 案被拐卖儿童共28名。谭永志等22人以出卖为目的收买、贩卖儿童,其行为应当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刑责;张建霞等15人收买被拐卖儿童,其行为应当以收买被 拐卖儿童罪追究刑责。

郑州晚报记者 鲁燕

谭永志账本里的秘密

“6月13日,小学,大,本人3700,下。7月4日,陈,大,48000,下,刘本1900。”在谭永志的账本里有这样的记录。

谭永志解释:“大货是男孩;小货是女孩,男孩买入价3万以上,女孩1.6万以上。我再抬价卖出去,一个孩子差不多可以挣1000到3000块。我这一年,在孩子身上获利两三万元。”

67岁的谭永志原是中牟县一砖厂的会计。砖厂好多工人来自云南,有了孩子不想要了,便让他去打听有没有要买孩子的。“也没骗、没偷,更没有伤害孩子,还让需要的人家有了孩子,我觉得我是在做好事,不算违法。”2011年,砖厂倒闭,仍然有人来此打听,买孩子。

据证据显示,该团伙运送“货物”的方式,由上线从云南当地拐骗、收购婴儿,安排“保姆”照顾,联系好买家,再安排“送货人”从云南坐长途客车到 广西南宁,然后转至河南、河北、山东等地,当地“接货人”在预定地点接“货”后进行交易;上线从当地买到婴儿后,开车运送至目的地。

根据谭永志的账本记录,该团伙最频繁时一个月送“货”9次,多达10个婴儿。

15人买了“人家不要”的小孩

35岁的张建霞和丈夫通过远房亲戚介绍,买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孩子具体是哪儿的,他们也不清楚,而远房亲戚去年已经过世。公诉机关证据显示,这两名婴儿是2012年8月底,贺永华、彭天芬等人从云南低价购买来的。

赵某说,她和被告吴小堂两家住得很近,“他多次问我为什么不要小孩,我不会生,他说了几次我就和老公决定买个男孩。”经吴小堂“帮忙”,赵某花3.9万元买了个男孩。

还有几位被告也称,吴小堂主动找到他们询问要不要小孩。最后他们花3万到5万元不等的价格,买了吴小堂所说“人家不要”的小孩。

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也是犯罪

最后陈述环节,被告人都认了罪,他们希望自己的行为能够警示他人。

整个庭审过程持续9个多小时,省、市两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被告人家属等400多人旁听了庭审。

主审法官表示,拐卖妇女、儿童是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妨碍社会管理秩序的犯罪行为,会给社会、家庭造成极大的伤害,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同样是犯罪。

该案当庭未作宣判,法庭宣布将择期宣判。


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三千年恩怨

传说中“流奶与蜜”的内波山,靠近以色列边界,几千年前摩西登山向西望去,看到的好地方大都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境内。然而这两个地方的危机和对抗,却在历史长河中不断反复。


地方两会,说好的节俭呢?

一点节俭意识都没有的基层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会在乎政府大手大脚花钱而认真审查各项财政预算吗?各位基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是否愿意先把当地召开两会的成本预算节省一些呢?


王保安的仕途何以匆忙结束?

从2015年4月调任国家统计局以来,王保安在新岗位的任上不足一年,这位被外界认为“重用”“前途看好”的年轻部级干部,匆忙以这种方式谢幕,令许多人猝不及防。


首都,你不能让人如此失望

这是北京,是首都啊!这是一记耳光,打在北京、打在首都的脸上,却是痛在百姓自己的心里。北京的每一个窗口,都不只是行业的治理窗口,更是整个北京、首都,乃至整个中国的治理窗口。这个窗口都亮不起来,中国老百姓的心里能亮堂起来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